当前位置:主页 > 竞彩怎么看足球 > 正文

说好的春天呢?500万自费追拍日本足球打水漂

时间:2020-08-03 11: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一个中国独立制片人,去到日本,自费投入五百万,耗时两载辗转日本数十个城市跟踪追拍日本足球,只为中国足球提供他山之鉴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一封长信震撼日本足协,叩开重...

  一个中国独立制片人,去到日本,自费投入五百万,耗时两载辗转日本数十个城市跟踪追拍日本足球,只为中国足球提供他山之鉴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一封长信震撼日本足协,叩开重重规则与制度的障碍完成拍摄之后,2015年春,庄众终于携作品与日本同行的赞誉满载而归。

  时值80亿“天价”版权震惊海内外,“足球春天”的鼓躁声惊蜇一片。诡吊的是,当庄众踌躇满志地开始为新片寻找发行渠道时,却惊讶地发现四面都是高高的壁垒。新片蒙尘,500万打水漂......说好的足球春天呢?

  2015年11月10日,清华大学“首届中国足球论坛”上,一个独立制片人兼导演携其自费投资500万,历时两年拍摄制作的日本足球纪录片《东瀛追球》现身会场,引爆论坛热度达到沸点。

  他是庄众,一位曾在中央电视台工作逾十年的资深制片人,是本届清华足球产业论坛重量级嘉宾。当天庄众身穿一袭得体的深色中山装,手中拿着一份精心准备的讲稿上台,对日本足球的新鲜洞知惊艳了全场。事后他笑称“不习惯这样的场合”,若不是清华方面盛情相邀,一向低调的庄众本无意从幕后走到聚光灯下。

  说起庄众这个名字,熟悉纪录片和足球节目摄制的业内人士并不陌生。庄众原供职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因为酷爱足球,自2002年起与央视体育频道合作,与张斌共同制作推出《豪门盛宴》,这一合作就是整整6年。

  后来,这个低调却实力不俗的“75后”有了自己的摄制团队。再后来,这个来自足球城沈阳的年轻人,不经意间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2001年10月7日,中国国家队从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出线。当天庄众并不在现场,而是身在北京。他清晰地记得,那一天的北京城,人们开着车,按着喇叭,全国上下一片欢腾,“足球带来的那种胜利,那种力量,我觉得非常有感染力。”中国队迄今仅有的一次世界杯出线,让身为球迷,关心关注着中国足球发展的庄众,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为中国足球“做些事”。

  机遇在2012年秋不期而至。在一位足球圈好友的案头,庄众邂逅了《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一书:为什么,中日两国足球职业化改革都是20年的进程,但是中国足球却从当初的亚洲一流球队沦为现在的亚洲二流,而日本却连续五届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厚厚数百页的大部头,48小时一气读完,印证了庄众一直以来的一个思考。“虽然世界上有很多足球强国值得借鉴,譬如南美的巴西、阿根廷,欧洲的西班牙、德国、英国等等,但无论从文化、体质、气候,日本都是中国最好的参照系。如果想在国家队层面打进世界杯,日本就是我们必须要翻越的一座山!”

  霎那间的电石火光,点燃了庄众一直以来的足球情结。从中国国足2011年兵败多哈,无缘巴西世界杯亚洲区10强赛以来,庄众一直觉得中国足球到了“关键时刻”,自己应该站出来“做些什么”。经与小伙伴们一通筹划,他决意自费奔赴日本,拍摄一部前所未有的日本足球纪录片。

  此时,距离卡马乔麾下的中国国足兵败多哈无缘巴西世界杯已有500天。倍受打击的中国足球虽已止跌企稳,但似乎依旧没有完全缓过劲。在广州恒大“凯泽斯劳滕神话”的刺激下,当年中超军团总投入开始攀升,然而作为联赛产业标杆的版权费不过一年人民币数千万,有些俱乐部甚至要倒贴给当地电视台做直播费用。

  庄众无法未卜先知。确切地说,他并无意矫情联想,自己接下来的轨迹会与“中国足球”、“中国足球产业”之类的宏大话题扯上什么关联。他只是本能地觉得,是时候,去完成野草般密匝疯长的心愿了。

  然而,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并不像听起来那般美好。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和个人肖像权的国度,日本足球界更是采访规则严谨,权益分散而繁琐。2013年7月,初到日本的庄众,感觉“两眼一抹黑”。

  在中日足球界多名热心朋友的帮助下,庄众辗转联系上了日本足协,经一番游说获得了从J联赛到天皇杯,再到J青年杯及日本高中联赛的拍摄资格。足协人士告诉庄众,他的团队是日本高中联赛百年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拍摄许可的外国媒体。

  尽管拥有这柄“尚方宝剑”,庄众的团队却有意无意地遭遇到现场工作人员的阻挠不为别的,只因为日本NTV电视台,既拥有转播权益,也拥有整个日本高中联赛的赛事版权,还是高中足球联赛的赞助商,绝对垄断的话语权不容挑战。

  2014年1月1日,全日本高中足球赛决赛过后,失利的松山北队14号球员村上正宪久久跪地不起,掩面痛哭,似以这一方式向拥趸谢罪。整整45分钟后,全体队员默默伫立,然后再次鞠躬,迈开沉重的脚步,在最后的出口方向,脱掉羽绒服,转身面向球场最后一次深深鞠躬,每个人的眼眶,都打转着热泪。

  日本小球员面对失利的姿态,让此时此刻身在看台二楼的庄众也眼圈湿润了。“这些失败的足球小将,依然是全国4714所高中的几十万小球员的英雄!他们中间可能会出现未来的本田圭佑,他们是日本足球百年梦想宣言的坚厚基石,正是他们,承载起了日本足球的未来......”

  他有强烈的,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纪录这些精彩难忘瞬间的冲动然而他却身不由己,像被紧箍咒念过般牢牢束缚在看台上。因为赛场的工作人员为保护NTV的权益,不允许庄众的团队下到场地拍摄这一切,甚至威胁说,如果胆敢擅自下楼,将向日本足协申诉,取缔中国团队今后全部的拍摄资格!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双重标准”。当天晚上,已经早出晚归忙碌了整整一个白天的庄众不禁提起笔来,给日本足协修去了一封长达数千字的长信,再次倾述对拍摄日本足球的初衷和诚意。

  “我们只想尽我们的微薄之力,能够更多地记录这些年轻的足球小子对足球的热爱;我们愿意把之前拍摄的所有素材,全部免费提供给日本电视台!很多中国人问我,为什么拍摄、关心日本足球,我说日本足球给我带来的震撼,已经远远超出我的设想,我希望我的纪录片能够让十几亿中国人更加的了解日本足球、日本人......”

  600个小时的拍摄视频,几乎涵盖了整个日本足球的金字塔即便是日本国内媒体,也没有一家做到过!第二天,当日本足协强化青训部副主管重野弘三郎郑重翻译了长信,群发给日本足协大楼全部11个楼层的相关工作部门之后,这个执着的中国制片人,震撼了整个日本足协。

  庄众的团队从此破例获得了更多的特别拍摄授权对于一名专业制片人,这是再幸福不过的事。而中国人也用情怀与敬业,赢得了日本同行越来越多的信任与尊重。

  2014年夏,大阪长居体育场。在一场J青年杯的比赛中,突然天降滂沱大雨,所有的日本同行都撤到了主席台顶篷下避雨,比赛现场只有庄众团队的两台摄像机坚守阵地。现场的日本足协官员被感动了,亲自跑过来送上了雨衣和雨伞。

  2014年底,本田圭佑母校星棱高中93年来第一次夺冠。事先迟迟“磕”不下校方拍摄许可的庄众没有放弃,直到深夜11点仍苦守在校门口。而在所有的中日媒体中,只有庄众的团队纪录下了星棱从第一轮到最后夺冠的全部比赛画面,这一切都深深感动了校队主帅。第二天一早,主帅木原力斗主动走过来,同意接受庄众团队的独家专访。其时正好有两名NHK记者路过,提出也想加入专访,却被木原一口谢绝。

  “我们终于知道了,你为什么要来拍摄日本足球!”在庄众听来,日本同行送上的赞誉,是对历经艰辛的自己最高的褒奖。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