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ubar-movie.com

2019年十大网络热点事件

  新媒体时代,网络舆情与社会舆情产生着强烈的共存共振。现实中的细微之事,通过网络扩散,很可能在现实中产生巨大的影响。不能小看那些微小的声音,有了群众的围观,或许会留下时代的印记,形成时代的回响。

  2019年4月11日,一则“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的视频刷爆网络。视频中女子坐在发动机盖上哭诉称,自己66万元买的奔驰车,提车5分钟,发动机就漏油了。经与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之星4S店)反复沟通,她得到的答复却只是更换发动机,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维护权益。

  视频曝光后,网络上几乎一边倒的“讨伐”和各大媒体不断报道维权进展,让利之星4S店与奔驰公司陷入舆论的漩涡。而利之星4S店的处理方式也被盖上了“店大欺客”的印章。一件普通的消费者维权事件为什么会引起“全民围观”?是因为女车主的“哭诉”,还是涉事品牌的“名气”,抑或是对消费者维权产生的共鸣?

  尽管奔驰女车主与利之星4S店于4月16日晚达成了换车补偿等协议,但在此过程中,奔驰女车主、涉事店家及奔驰公司数次发声。工商、质监、物价等多部门介入调查,维权之路曲曲折折,最终达成“和解”。

  回顾过往报道发现,相比于此次的“哭诉”维权,更有行为激烈的车主在4S店外砸车、拉横幅抵制、开车冲撞、搭帐篷以进行长期维权等。其目的无非是希望引起舆论关注,倒逼相关部门介入以及侵权方从速解决。此类维权行为也被称为中国式维权,即“按闹分配”。

  维护消费者合法维权,避免此类现象再度上演,需要监管部门和商家的共同努力。这次网络热点的背后凸显了广大消费者的心声,希望此事成为监管部门打破监管困境以及消费者维权困境,探索更公平、高效的纠纷处理机制的契机。让普通消费者可以通过讲道理而不是“按闹分配”,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9年2月18日,福建省福州市一名男子见义勇为反被拘留的新闻引起了网络上激烈的讨论。据报道,福州赵宇路见不平,成功制止了入户对一名女子施暴的陌生男子李某。施救过程中,赵宇踹了该男子一脚,造成后者内脏损伤,经鉴定构成轻伤二级。由此,赵宇被认为构成故意伤害,被刑拘14天。

  对于赵宇的遭遇和李某的逍遥,不少网民总结为“见义勇为十四天,强奸未遂打麻将”。这样的调侃,决不能只当成一句笑话飘过。

  有人质疑,刑法层面的制度设计,是否抬高了正当防卫的“门槛”。近年来发生过多起类似赵宇这样“英雄流血又流泪”的悲剧,也使得普通民众在社会生活中习惯了明哲保身的生存态度,束缚了见义勇为者的手脚。

  首次提出制定公民救助保护法建议的全国政协委员施杰2018年曾坦言:“见义勇为美德的消亡,更多的是基于各种客观因素,使得人们有一种愿意出手相救却担心背恶或反受牵连的忧虑。不知从何时起,一些人开始抱着我做了好事会招来无数麻烦的心态。更糟糕的是,这种情绪正在社会上弥漫开来。”

  “见义勇为十四天,强奸未遂打麻将”,显然是一种“恶的示范”。如同网友@Liberation678的评论:凉了人心,失了公道,见义勇为,谁敢为之!

  好在2月21日,事发后第57天,赵宇从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领取到不起诉决定书。直到正式收到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那一刻,赵宇称自己“不用负刑事责任,终于松了一口气”。

  2019年10月20日,辽宁省大连市公安机关接到报警,沙河口区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受害者某某(女,10岁)被害身亡。接警后,经连夜工作,于当日23时许,在走访调查中发现蔡某某(男,2006年1月出生,13岁)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到案后,蔡某某如实供述其杀害某某的事实。因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安机关按照法定程序报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于10月24日依法对蔡某某收容教养。

  此次事件中,加害人与被害人同为未成年人的身份,不禁让人错愕惋惜。探讨沉重话题的同时,我们再次抛出疑问:治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难题如何破解?是否真如部分网友所说,是时候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了?

  2019年2月7日,知名教育博主@博士圈发博:“理性讨论完了。翟博士知道知网。”并附上了早前的一段直播视频。翟天临念出某位网友提到的问题,他(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搜到?翟天临反问了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

  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录用为博士后研究人员的翟天临竟然不知道知网?这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质疑。

  2月15日,教育部回应“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事件”称,教育部对此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要求有关方面迅速进行核查。2月19日,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等问题的调查进展情况说明,宣布撤销翟天临博士学位,取消陈浥博导资格。

  有意思的是,“翟天临论文事件”的影响不单单作用在翟天临本人身上。随着毕业季来临,翟案引发了公众对学术不端行为的强烈关注,并促使部分高校加大了对论文查重的力度。

  据调查,部分学校的毕业论文“查重率”从原来的30%以内降低到20%,更严格的甚至降到了8%以下。此外,还有学校增加了重审环节,即对已毕业学生的毕业论文进行质量跟踪监控,一旦被查出高于查重率,将直接取消学位证书与毕业证书。

  有网友戏称,几个月之前,翟天临也没有预想到自己会凭一人之力得罪全国的毕业生。

  2019年“视觉中国”算是红了!一家在线视觉内容销售商,仅用了几天时间惹了众怒。先是采取含混手段将全人类免费共享的黑洞照片据为己有,又被挖出将国旗、国徽等受法律保护的图案纳入自家商业“版权”的事实。如果说前者尚且属于低级而可笑的商业操作手法,后者就涉嫌严重违法了。

  有业内人士解释,视觉中国这次之所以被“墙倒众人推”,固然有违法的原因,同时也存在“江湖旧怨”的因素。

  在图片版权销售这个市场上,视觉中国有其特有的操作手法:并不事先警告或提醒,而是悄悄收集图片用户有意或无意间发生的侵权证据,然后起草法律文书,突然打上门去,逼对方在“天价赔偿”和“长期合约”间二选一。

  尝到甜头后,挥舞版权大棒的“炮舰外交”模式就成了视觉中国赖以发家的的商业模式,也导致“仇家”越结越多。

  2017年,视觉中国打了2279场官司,2018年是1908场。这意味着,过去的两年里,视觉中国平均每天都要参加超过11场诉讼。更惊人的是,视觉中国作为原告一审胜率92%。十场赢九场,几乎是逢讼必赢。

  4月11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不只是前述图片问题遭到外界质疑,视觉中国接下来还要面临百亿市值限售股解禁的考验。

  站在“版权制高点”上,自我感觉良好的视觉中国们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太远,贪婪冲垮了理智,终于踩过了法律的边界。

  2019年7月21日,湖南衡阳一名叫贺国伟的男子在网上实名发帖《衡阳有恶警 打架要人命》。文中称,自己被衡阳女子看守所所长、派出所副所长夫妇无故打晕在地。他称自己先是被两个妇女气势汹汹冲过来挑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又有中年男子毒打自己几十拳,并给了他的头部致命一脚。“一向为人和善的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就被打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并在文末公布了“打人者”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

  此视频一出,被打人的无辜、打人者的身份,让恶警打人话题在网上掀起关注、热评浪潮。不过几天后,事情出现了反转。网络上出现一则与先前全然不同的爆料:“为人和善”贺国伟猥亵女童、暴打两名妇女在先,派出所副所长张鹏拳打贺国伟在后。

  经过调取完整视频发现,贺姓男子为了掩盖自己的暴行,自行对视频进行剪辑,剪去了殴打女人的片段,仅放出了自己被打的片段。

  当一起公共事件爆发之后,只有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以信息的透明公开、调查的客观中立、处置的明快公正,才能与社会公众产生及时的沟通、良性的互动,回应其种种质疑,打消有关“黑幕”的各式疑虑。并且最重要的是,由此逐渐培养出更具理性和智性的公共舆论生态。

  2019年6月9日,一对中国夫妇在泰国游玩,怀孕3个月的妻子坠落34米高崖,奇迹生还。当时孕妇表示因头晕坠崖。当人们纷纷感叹该女子大难不死、福大命大之时,6月18日泰媒报道,中国孕妇坠崖事件有了最新进展,警方确认系丈夫蓄意谋杀。据孕妇称,当日是丈夫推她坠崖,为独吞巨额财产。

  2018年12月,天津男子泰国“杀妻骗保”一案在当时就曾引发轩然大波,引发舆论强烈关注。此番又发生丈夫为独吞巨额财产,在泰国将妻子推下悬崖这等丧心病狂之事。引发众怒同时,舆论再次沸腾。真可谓,比编剧更可怕的是人心。

  2019年11月14日起,“梅姨”这一名词开始成为网络舆论重点讨论对象,全世界都想找到她。

  2003年至今,9起拐卖儿童案均通过神秘人贩“梅姨”完成交易。目前仅找回两名被拐儿童,然而梅姨尚未落网。话题因涉及儿童拐卖,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网络上对此案的讨论群情汹涌,伴随着谣言滋生。

  国内某舆情监测机构做过相关统计,从梅姨案最新进展引发热议,到网民关注被拐家庭,斥责人贩子买卖行为;从梅姨画像公诸网络传播,梅姨落网为不实消息,到公安部辟谣梅姨彩色画像;网络热度随事件发展产生波动,舆情传播形成3次峰值,体现公众对事件的关切。

  其中,“找回儿童父亲自杀”话题成为舆情激化的导火索。一时间,“人贩子”破坏原有的幸福家庭,给亲人带来难以磨灭的伤痛,成为网民义愤填膺的谴责对象。网络声音难以诉诸理性。而出于同理心,一方面,网友同情被拐家庭遭遇,对人贩子行为表示愤慨不已;另一方面,也迫切希望通过网络传播力量,加深网友对梅姨面部特征记忆,帮助警方早日抓获嫌犯。

  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对在朋友圈及社交网络上热传的梅姨彩色画像进行辟谣:并非官方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

  “梅姨”画像刷屏社交圈的背后,是阵线统一的网民对悲剧家庭的共情,急切将梅姨绳之以法的心理,借助社交网络的快速传播,警醒自身及周边人提高防拐意识,为早日侦破梅姨案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在这一社交网络广泛传播下,提高对网络信息的去伪存真同样重要,期待梅姨早日落网!

  在程序员圈子里颇有名气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有人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意为“工作996,生病ICU”。“996”即许多企业的程序员工作状态:从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项目得到了大量程序员的响应,自从3月26日注册以来,截至4月2日,至少有15万名程序员关注了这个项目。

  但事实上,被个别企业家奉为成功经验的“996”,本身就涉嫌违法。我国劳动法里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而按照“996”计算,每天去掉1个小时午休时间,员工工作时长高达11个小时,一周高达66个小时。

  4月11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内部交流中对员工谈及近期备受争议的996加班文化。马云称:“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请问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4月12日18时,马云在微博再次发声,称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也强调了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

  更为关键的是,许多企业一边将“996”当作职场鸡汤,另一边则是不仅缺少相应补休,也没有足额向员工发放加班费。难怪有网友发声:“996不是不行,大佬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加班费能不能结一下?”

  2019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官网上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进一步规范短视频传播秩序。

  “细则”明确了网络播放的短视频节目及其标题、名称、评论、弹幕、表情包等,其语言、表演、字幕、背景中不得出现的21类、100项内容,其中包括美化反面和负面人物形象、宣传自杀游戏以及“丧文化”“一夜情”“非主流婚恋观”等。

  该“规范”要求,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建立“违法违规上传账户名单库”。根据上传违法节目行为的严重性,列入“违法违规上传账户名单库”中的人员的禁播期,分别为一年、三年、永久三个档次。

  技术管理的规范包括设立未成年人家长监护系统、有效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短视频等内容。

  此次平台管理规范及细则的出台,可谓昭示史上最严的网络短视频管理规范正式生效。

  2019年临近尾声,回顾这一年发生的无数网络舆论热点,不知大家会不会找到与往年热点事件发展始末的相似相通之处。随着网络传播交流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比重加大,社会舆情通常发生如下的路径:

  事情发生后,当事人求助无门。借助在网上曝光,引发媒体和网友关注,进而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在本篇盘点的“陕西奔驰女车主维权风波”“小伙儿制止强奸被拘14天”“大连10岁女孩儿被13岁男孩儿杀害”三个案例上,这种“规律”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论是看客心态下,吃瓜群众对“翟天临论文事件”“视觉中国惹众怒”的口诛笔伐;还是正义感涌动下,我们身为普通人对恶警打人、骗保杀妻、人贩子的零容忍;抑或是关系每个人,“996”工作模式的存在对同为劳动者你我权利的侵犯。毋庸置疑,不论是否涉及自身利益,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在网络平台的言论负责,因此规范短视频传播秩序势在必行。

  一年里,我们有说不完也讨论不完的话题。而每一个话题都值得我们去关注、去发声、去表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